aR big

【震京】重逢

闻笑_不拿A何以见父老:

太久不写古风完全不知道是什么鬼系列


写着写着想改基三背景来着后来懒了就以后再说吧


写完了感觉更像是无差






吴京第一次见到张震是在皇帝的宴会上。


那时他还是个年轻的将士,他是将军之子,在平定匈奴的战役中屡屡立功,故而今日和诸位将军校尉并立于宴会之上。


而张震是当晚宴席上最后一个演奏的乐师。


前面的舞乐丝竹都带着宫廷的奢靡和浮华,和着杯盘中的酒肉,腻在胸口。


然而张震是不一样的,他只穿了一袭青色长袍,琴弦一动,有如凉风沁沁,整个大殿里就安静了一半。


风骨。此时的吴京脑子里只能想到这个词。他是武将世家出身,从小读的要么是兵法,要么是剑谱,一时想不到什么出什么诗句来形容这位琴师,只觉得风骨这个词应该是衬这样的人的。


一曲终了,余音绕梁,大殿里早已鸦雀无声。


第一个开口的是皇上:“每次听你的琴醒酒是最好了。”


那琴师微微一笑,道:“皇上谬赞了。”


吴京觉得皇上说的没错,刚才他已经有几分醉了,此刻却是觉得清醒的不得了。


宴会散席的时候众人向皇上谢过恩然后一一告退,吴京的父亲还有一些军事要单独向皇上禀奏,故而吴京先到外面等候,不成想竟在庭院里又遇到了那位琴师,琴师正站在一株玉兰树前赏花,吴京借着酒劲就跑过去搭话。


“你和寻常的宫廷乐师不一样。”


“哦?那你觉得寻常的宫廷乐师是什么样的?”张震转头看向少年模样的将士。


吴京被问的一愣,一时答不上来,张震觉得有点好笑道:“你说的也不算错,我本就不算宫廷乐师。”


吴京并不通晓音律,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你的琴很特别,以后还会有机会听你弹琴吗?”“人生何处不相逢?我想会有的。”


吴京对这个答案很满意,直到跟着父亲回了家他才想起来他居然忘了问那个琴师叫什么名字。


重逢倒是出人意料地快。


第二年吴京再回长安城的时候就在酒楼里碰见了张震,不过他是一个人在喝酒,没有琴。


吴京一眼就认出了张震,但是他不确定对方是不是还记得自己,忐忑之下他还是上前攀谈。


张震看见吴京笑道:“是你,我记得你。”


吴京没来由地高兴,这一回他记得交换了名字,然而却没有等到约定的去茶楼听琴的时间就被军令召回了营。


大漠的风沙很能磨砺一个人,而吴京这次一去就是五年。


再回长安述职的时候他已经升为校尉,在宣室殿外和张震不期而遇。


“张震!”吴京一声惊呼。


送吴京出来的宫人一惊:“吴校尉,您认识王爷?”


还没等吴京惊讶,张震已经循声看过来:“吴京?你长的可真快,都要认不出来了。”


语气里有种相识已久的熟稔。


吴京这才知道,原来张震竟然是王爷。


这回他足足在长安待了三个月,无事的时候和张震相约听听琴,聊聊剑法,也讲讲彼此的经历。


张震是长公主的儿子,以游山玩水为业,在音律方面造诣亦不浅。


吴京给张震讲军旅的生活,塞北的风光。


再到分别的时候吴京发现张震的样子已经在他脑海里挥不去了。


原本约定过年的时候一起回长安喝酒弹琴,结果吴京没有回来。


安史之乱爆发了,大唐六十万兵力倾城而出。


吴京带兵驻守洛阳,没想到大年初五的时候有人进军帐来报,说有人找他。


正纳闷的时候有人一挑帘子进来,摘了帽兜一看竟然是张震。


“你怎么来了。”吴京迎上前替他接过衣服。


“你回不了长安,还不许我来跟你喝两杯吗。”


“军营里没有好酒,王爷可别挑嘴。”吴京打趣。


“无妨。”


一壶浊酒,家国盈怀。


两个人,一壶酒,对坐到天明。


第二日等到天大亮了,张震便走了,临走前,张震说,等你赢了回长安我告诉你一件事。


然而吴京最终还是不知道张震要跟他说什么,天宝十四年冬,洛阳失守,吴京再也没有走下洛阳的城楼。


张震听说的时候什么也没说,只叫报信的人下去,然后自己取了琴来,信手是一曲三叠阳关,最后一个音落手的时候琴弦断了。




FIN

Brant小犬丸:

【I said.Kneel!】雷神二的海报 配了复联的台词 诶嘿嘿

sato酱的面包渣:

今天写日记翻到这一页,突然灵感来了!便成了这样,五子有木有很好的融入到背景里面呀?

Gero呱:

【堀与宫村】宫村伊澄


今天的男神依旧萌的想给他生猴子

【这果冻颜色直戳我心QvQ

鮮蝦雲吞麵:

【橡皮章】【套色】虾

五一快乐~弄了一下午印出来没有特别满意

不管了我真的超级饿_(:з」∠)_

【Elrond/Thranduil】谁说小孩子才能玩换装游戏(下)

闻笑_不拿A何以见父老:

*普通暖暖玩家领主x软妹币暖暖玩家大王


*ooc应该有 


*下笔没有脑洞萌系列


*BGM:万万没想到


*综合了一下之前群里的各种脑洞w    

      官方快点儿出个像很久没洗的头发来满足玩家的cosplay需求啊    


以及看了上一章的评论感觉终于找到正确的卖安利姿势了


不能我一个人死在暖暖坑里


总之食用愉快~








玩好一款游戏的充分必要条件是什么?


时间和金钱。


你要是玩的不好,要么是时间花的不够,要么是钱砸的不够。


瑟兰迪尔恰好属于两者都不怎么缺的。


度假村活动才一上线,瑟兰迪尔就兴致盎然地杀向了梦幻搭配大赛。


一连串F下来,他倒是越挫越勇,实际上他这种玩法要是落在别的玩家眼里估计觉得这根本是在恶意烧钻石。


一边的秘书加里安看的胆战心惊,还不得不提醒:“总裁先生,该开会了,股东们已经在等着您了。”


瑟兰迪尔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点点头,把手机递给加里安,说:“我希望会议结束的时候看到度假村套装的部件都已经齐了。


无论语速还是语调都优雅地无懈可击,随后他整整衣领起身走向了会议室,留下加里安在原地凌乱着。


瑟兰迪尔的时间还包括别人的时间。


除了加里安,埃尔隆德也面对着严峻的考验。鉴于瑟兰迪尔玩换装游戏已经不再是一个秘密,他索性开始和埃尔隆德一起玩,在“瑟兰迪尔不能顺利过关时给予及时而必要的提示”就成了埃尔隆德的一项新任务。


所谓及时就是要在瑟兰迪尔第三次得到F的时候,给出类似“试试xx发型/衣服”一类的评论。所以虽然瑟兰迪尔眼里这是一起玩,在埃尔隆德眼里这只是他看着瑟兰迪尔玩。


有时候瑟兰迪尔还会时不时找个衣服发型拿着问身边的人:“你看这身衣服像不像你的风格?他们要是出个发际线再高点儿的发型就好了。”


埃尔隆德第一次发现原来瑟兰迪尔还对cosplay有兴趣。




在瑟兰迪尔这种废寝忘食兢兢业业的战斗之下,终于有一天他打开图鉴,看到他的衣服手机百分比是百分之百了。内心充满喜悦的瑟兰迪尔第一反应当然是和埃尔隆德分享并且得瑟一下,他知道埃尔隆德是绝对不会为了这样一个小游戏充钱的,哈,至少首充奖励他就拿不到了,瑟兰迪尔这么想着去了埃尔隆德的书房。


然而此时此刻书房里却连个人影也没有,埃尔隆德的手机倒是留在桌子上。那么,不如我先来看看他的收集率好了,这么想着,瑟兰迪尔拿过了桌上的收集。


“埃尔隆德——你个死技术宅!玩个换装游戏不作弊会死吗!”


下一秒,看见100%这个数据的瑟兰迪尔的吼声充斥了整个房子——他之前忽略了埃尔隆德是电脑天才的事实,在这种游戏上开一点儿外挂难道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吗。


“瑟兰,关于这件事,我可以解释…”


“不听。”


埃尔隆德忍不住抚额,其实他应该庆幸瑟兰迪尔说不听,毕竟他并没有什么可解释的。


“瑟兰,别生气了,下次出度假村我给你刷。”


“哼。”“下次幻阁出套装我给你抽,保证两千钻以内给你抽齐。”


“小爷不差这点钱。”


“再加下次百美......”


“成交!刷不全别上我的床!”


埃尔隆德一边捋着好容易顺了的猫毛一边在心里想,改天干脆也去编个游戏算了,嗯,就叫瑟兰环游世界!


FIN